猿砬粗き俙楊

笢厙躓邧痑/剢珨茉堤擁 輛濂爛笝洷咡鏈瓊

晤憮: admin 懂埭: 帤眭 奀潔: 2017-12-23 07:00:09
囀楙肫:  笢厙躓邧痑/剢珨茉堤擁 輛濂爛笝洷咡鏈瓊,2012爛,峈堆翑裘咈4垀盺游悝苺腔げ嬪汜,坻衱喉摩賸200勀啋﹝(釬氪炵控儔蝠籵湮悝鎮親佷翋砱悝埏埏酗,笢弊鎮親佷翋砱迵恅趙楷桯旃噶埏都昢萵埏酗﹜諒忨﹜

笢厙躓邧痑/剢珨茉堤擁 輛濂爛笝洷咡鏈瓊,2012爛ㄛ峈堆翑裘咈4垀盺游悝苺腔げ嬪汜ㄛ坻衱喉摩賸200勀啋﹝

ㄗ釬氪炵控儔蝠籵湮悝鎮親佷翋砱悝埏埏酗ㄛ笢弊鎮親佷翋砱迵恅趙楷桯旃噶埏都昢萵埏酗﹜諒忨﹜痔尪汜絳呇ㄘ﹛﹛翋厥芄滿﹛﹛雯冪陔恓◎腔涴跺佽楊載侕佮恓賸﹝

正如本書譯者序中所說:「長期以來,中國學術界對日本佔領區社會狀況和民眾生活研究諱莫如深,致使淪陷區研究在這一方面一直以來沒有取得實質性突破。」兇惡的日寇突然出現在面前時,各色人等都面臨了道德和求生困境中的抉擇,這無疑是一種痛苦的煎熬。作者選取了江南五個地方不同的情況,通過扎實的檔案資料,將淪陷區複雜隱晦多層次的社會場景再現出來。親歷戰爭浩劫並仍然在世者,本人也曾與之有過接觸。1999年6月15日,曾同一個叫鈴木勇義的人去無錫碩放謝家橋,當年他的鬼子老爸就死在那裡。小雨中,很快找到一位73歲的謝達泉老人,他告訴了我們老鈴木的死因。那天鬼子進村後,老鈴木被安排在謝家橋西的馬家灣渡口站崗,有位新四軍的偵察員從這裡經過,站崗的老鈴木對他進行了搜身,完了,偵察查員剛走了幾步,老鈴木覺得對方手裡的一件大衣還沒搜過,於是又叫住了他,沒想到對方從大衣袖裡抽出搶來,一槍把他擊斃,然後登上渡船消失得無影無蹤!謝達泉老人還控訴了鬼子們在謝家橋燒殺姦淫的罪行。他妻子當時才八歲,就不得不和姑娘媳婦們到處逃難了,有些婦女來不及逃跑,就跳河自殺了。1993年10月,還遇見過一個叫長谷川的日本人。據他說是當年叢林作戰訓練留下的習慣,他每天要吃一個生雞蛋和兩個香蕉。在徐州東郊賓館住了一夜他就直奔蘭考--他在這裡打過仗。這天,他出去溜了一圈,很興奮地回來了,說是他甚至找到了當年用來架機槍的那個土墩!這讓我不高興起來,便質問他:「當年你殺了多少中國人?」到了開封,長谷川居然反倒成了嚮導,按照他的指點,詢問了幾處人家,終於找到他年輕時的情人門前,據他說:對方是當時維持會會長的女兒。一陣敲門以後,隨荂u呀」的一聲門響,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走了出來,兩個人同時說了一句相同的話:「你還活荂I」當晚,長谷川請我和司機在樊樓吃了一頓,並沒有請他的老情人。可是我對他卻餘怒未消。吃是很有學問的,朋友之間可以捨命陪君子,如果不是朋友,則可以拚死吃冤家,我決定把這頓飯吃得邪乎一點,把那些最貴的都點上。令人沮喪的是,菜單上最貴的一個菜也不過220元,那就從頭來一遍吧......這兩件事,也正如作者所說,「自戰爭以來,很多中國人身懷民族的恥辱感」,戰爭留下的創傷必然將長久地延續下去。戰爭給人們的物質和精神帶來了巨大的損失與痛苦,而基層社會長期以來形成的道德文化權威一旦崩塌,重建起來更不易,痛恨外辱的同時,反省自身落後的原因也是相當沉痛的。「成功的佔領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征服者與被征服者內部的反叛者、同情者以及野心家之間的共謀。」佔領軍之後,緊跟的是由「特務部」管轄的南滿鐵道株式會社派出的「宣撫班」人員,負責組建地方維持會。這使這些「從來沒有機會被派到實地從事有意義工作的人,帶來了刺激......因為雄心壯志和艱苦條件是人生前進道路上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通常不會輕易落到社會地位不高的人頭上。」而「幾乎所有的『維持會』都由政治上默默無聞者組成。」這些「大部分是不可靠的、品德和能力都令人懷疑的人」,也想乘機借外敵之力改變卑微的命運,而且「希望日軍成為他們的工具,按照他們的利益重建地方政權。與『宣撫班』的同床異夢,各懷鬼胎,卻不知道彼此都是臨時性地被利用了一回而已。」「歷史研究越來越趨向社會史和小人物的研究。歷史是由芸芸眾生創造的,也是由芸芸眾生體驗茠滿A但在平常年代,小人物很難在歷史上留下痕跡。」將小人物作為研究對象,可以全方位地立體審視在秩序淪陷情況下的人性,無論在人類學,以及傳統文化影響,都是比較別開生面的研究。■文:龔敏迪秪森ㄛ祥夔鎊敘湮砩﹝

帤懂頗輛珨祭膘蕾踢硱迣◆驦﹎駔延騵陶儮傱篻羆隀狩蚡蕃驦﹎駔延躅享鋆畏楛ˊ蟭硱迣√痦辣珈蹍窄奜熂疝霾覺鳥區瞿為笮姜葎孝寑刵郕邯极恛隅﹝悝炾嫗章魂雄婓封﹠せ的鞶玲皛暊肮祩勤涴砐馱釬踡閒祥溫ㄛ嗣棒硌絳飭棻ㄛ植奧衄薯棻輛賸悝炾嫗章馱釬腔崨妗旮踸肪飽

冪徹湮講ヶぶ袧掘馱釬ㄛ腦笣笝衾薹珂湖籵&郔綴珨鼠爵*﹝﹛﹛涴珨砐醴蚕岍賜窅俴訧翑ㄛ瘧訧埮ㄡ砬藝啋﹝

﹛﹛絞踏岍賜ㄛ陓洘趙楷桯輛最辦ㄛ祥輛寀豖ㄛ鞣輛砫豖﹝﹛﹛婓桵淰迵賂韜奀測ㄛ蚔牁寞寀岆錨睿蚔牁ㄛ饒憩岆斕怀扂荇ㄛ斕啖扂吨ㄛ斕侚扂魂﹝

﹛﹛珨炵蹈迵觼珛撮扲眈壽腔恅趙疻莉ㄛ壺賸譁硒侅蚞偎蛪衛稹遛ロ啃爛懂觼珛汜莉汜魂腔噶器ㄛ珩植觼珛汜莉炵苀脹源醱枑鼎賸賸賤﹜樟創汜魂模埶腔耋ㄛ甜質森蠍佷傀÷鑑訧埭腔茠欱﹜悝炾睿毀佷揭岍﹜汜莉﹜汜魂腔楷桯殍悝﹝■張桂輝古往今來,芸芸眾生,取名張震者,不計其數。本文「主人翁」,指的是32年前被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方毅譽為「蛇王」的那個張震。張震,1930年1月生於福建浦城一個農民家庭。張震,個頭不高,膽識不小。但凡常人,見到蛇,尤其是毒蛇,唯恐避之不及,而張震卻相反。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由他白手起家、無中生有創辦起來的「黃坑蛇園」,不但是彼時我國最大的擬態蛇園,而且如同一枝出牆紅杏,贏得上上下下的好評,引起方方面面的關注。黃坑蛇園,坐落在武夷山南麓今建陽區黃坑鎮塘頭村的小溪之畔,佔地面積3千多平方米。40年前,我從江西九江回黃坑鄉下探親時,第一次光顧蛇園。穿過圓形小門,漫步幽靜園內,放眼望去,翠竹青青、草木依依、綠意濃濃、景色美美。幾個引人注目的長方形蛇池,池中水溝環繞,池內岩穴密佈,中間建有假山,樹竹競相生長。大小不一、名稱不同的蛇們,或纏繞樹梢,或懸吊枝丫,或養精蓄銳,或追逐爭鬥,有的還俏皮地朝駐足觀賞牠們的遊人,伸頭吐舌,虛張聲勢,令人既一飽眼福,又望而生畏。走進竹木結構、古香古色的接待廳,但見張震面前,窗明又幾淨、水沸茶飄香。前不久,回黃坑採風的我,再次走進蛇園,撫今追昔,感慨良多,情不自禁地引發對張震先生的懷想。張震早年學過醫、愛好文學。上世紀六十年代,在福建省南平地區文化局任職的張震,一次在辦公室與同事議及當時少數領導的工作作風時說:「我們的工作,應該腳踏實地,不能跟演戲一樣。」這本是一句大實話。孰料,卻「禍從口出」--被一個同事揭發告密後,因此受到批判與打擊不說,還被打成「牛鬼蛇神」。他的工作與自由,他的幸福與夢想,從此支離破碎,成為泡影。1970年,被下放到福建省建陽縣黃坑公社勞動改造。黃坑,緊鄰「蛇的王國」--武夷山大竹嵐自然保護區。據資料記載,這一帶僅五步蛇就有幾十萬條之多。當年時有村民,被蛇咬傷後,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或殘疾,或斃命。張震先生急他人之所急,想他人之所想。從此,已過不惑之年的張震,與蛇結緣,以蛇為友;其志滿滿,其樂融融。如此這般,不說是「因禍得福」,也是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新起點。以這個「點」為支撐,張震先生把對蛇類的研究,做到了那個時代的極致。他一邊自覺接受勞動改造,一邊刻苦鑽研醫治蛇傷之術,學有所成之後,他不計報酬、不遺餘力,把所學醫術用到救治蛇傷患者的身上,不管何方人士,不問家庭背景,只要有求,他都必應,且精心呵護,用心治療。在養蛇、種藥、採集標本、潛心研究的過程中,張震探索出一套有效蛇傷防治辦法,搶救了許多瀕臨死亡的蛇傷病人。與此同時,他配製蛇藥,生產蛇乾、蛇膽,並探索釀造了「大竹嵐蛇酒」。除此之外,他還設法從活蛇口中誘取蛇毒,用於治療血栓,抑制腫瘤轉移。就這樣,口口相傳,張震成為遠近聞名的蛇醫。1975年4月,不滿足於成為「蛇醫」的張震,在大竹嵐蛇傷防治院建起了世界首創的蛇園,蛇園模仿蛇類生活環境,被稱為「擬態蛇園」,其中放養茪郃B蛇3,000餘條,還有劇毒的眼鏡蛇等。1980年,張震進行了世界首例蛇卵人工繁殖五步蛇的科學試驗,並且獲得成功,達到蛇類研究的高峰。1983年4月6日,《人民日報》報道了張震的事跡,當時的福建省委書記項南、省長胡平,分別作出批示。於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山區蛇醫,很快引起社會各界的矚目。1985年,原國務院副總理、中科院院長方毅,在參觀了張震創辦的人工擬態蛇園後,欣然揮毫題詞,以「蛇王」而譽之。從此,「蛇王」美譽不脛而走。有志者,事竟成。張震蛇園和蛇業的開發,得到各級領導的關懷與鼓勵。多位國家領導人先後到蛇園考察,對張震的事業給予肯定和讚賞。空軍司令員張廷發,用「以蛇養醫造福人民」,加以熱情褒獎。東南亞一帶許多學子,跨越萬水千山,前來拜張震為師。海外新聞媒體也不時慕名而來,進行採訪、交流。新華社香港分社原社長周南,當年來到黃坑蛇園後,大筆一揮,寫就「奇甲天下」四個字。香港《文匯報》曾經刊出關於張震的專版報道,該文後被收入《中華風采》第一輯。1984年6月15日,時任中宣部部長鄧力群,特意來到黃坑蛇園,在與張震親切交談後,鄭重其事地揮毫題詞:「造福人民」;1987年春夏之際,時任中央外宣辦主任的朱穆之來福建調研外宣工作,特意到黃坑蛇園考察,張震談得有聲有色,穆之聽得有滋有味。張震關於養蛇與蛇傷醫治、蛇毒利用和蛇業開發等觀點和想法,引起朱穆之的關注。臨別時,他略加思索,題寫了一幅「劇毒化良藥牛鬼變蛇神」的條幅,贈送給張震。短短十個字,寓意很豐富,張震深受感動。事後,他多次對人說起,穆之同志的題辭,是對我一生的精闢概括和高度評價。我既敬佩張震以苦為樂,孜孜以求的拚搏精神,也敬佩他心胸開闊、不計前嫌的思想境界。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我在建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任上時,一次陪同福建日報記者陳創業、謝宗貴等前往蛇園採訪張震,在了解了他「文革」期間的不幸遭遇後,有記者問:「張老師,遭受這麼多人為的挫折、不公的『待遇』,您一點不怨恨嗎?」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張震先生略加思考後,心平氣和地說:「母親打孩子,難免會打錯。但是,哪有孩子責怪母親、記恨母親的?」這樣回答,不算精彩,卻很高明。大家不約而同為他鼓起掌來。事實表明,黃坑蛇園的建立,對蛇傷有效防治、對保持生態平穩,促進自然界的良性迴圈等,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據2010年出版的《黃坑鎮志》記載,從1983年開始,先後有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副總理習仲勳、田紀雲、萬里,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慕華、葉飛,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培源、錢偉長等,各級領導幹部蒞臨蛇園,與張震先生親切交談,或合影留念,或題詞勉勵......「人生自古誰無死」。19年前,張震先生因病逝世。雖然,張震已漸行漸遠了,但他從創辦蛇園,到與蛇結緣;從開展蛇傷防治,到蛇毒研究利用等,所作出的貢獻,不會因為時光的流逝而消失。

假燴頗蔚樟哿盓厥弊暱扦頗杻梗岆華⑹弊模楷閨儅憤釬蚚ㄛ芢雄珩藷衄壽跪源碀ィ濂岈忒僇ㄛ笭隙抶瓚輛最﹝秪價插訧莉珋踢霜恛隅ㄛ蚳砐數赫婓帤扢棒脯腔①錶狟,奎蹍鮿錦AAぜ撰﹝

猁峓し馫蒚驦=本貕砠皆堇馫蒴昢倰絨郪眽膘扢峈蚰忒ㄛ苀喉淕磁傑盺督昢訧埭ㄛ姻磈敻竁瘛韌憯享褘齮性蟲韗狩昐釂醙輹す靃諆繨价蕊蚔朣享鋆盃朮羶遢儥騚撘匯橠笑芫撣价蕊蚔朣享鋆疤げ紙芊3ヾ卅懖羃馫蒯蓒悵炬辣珆鷍蕃馫蒫啻橠秘譟昢髡夔﹝壺森眳俋ㄛ撈蘋遜假齬跪等弇淜游誰耋ㄛ瞳蚚嫘部﹜鼠埶﹜笭猁繚諳﹜わ珛﹜妀部睿嬴虛腔萇赽珆尨そㄛ幗雄楷票※蠟雅腕梗咭賸§恅隴俴峈翋枙哫換逄﹝

斕褫夔珩炰辣ㄩ
郔輪載陔